手机站  李兆顺网站欢迎您!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兆顺简介 我的动态 我的恩师 作品展示 活动剪影 网站留言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研究 →  成果展示 → 研究浏览:别让我们的右脑闲置

别让我们的右脑闲置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点击数:4813 更新时间:2012-03-07【字体:
http://www.sina.com.cn 1999年4月8日 16:03 广州日报

  前不久,有一本畅销书《别闹了,费曼先生》屡屡列于畅销书排行榜前列。里面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物理学家费曼是个类似老顽童的角色,他擅长各种恶作剧,擅开密码锁,擅绘画、敲桑巴鼓等等。总之,学一门精一行。他在物理学界也是了不起的角色,这与我们印象中严谨的科学家形象大相径庭。
  优秀人物智力超常的奥秘在哪儿呢?现代教育学提出一个观点,即左右脑发展均衡。而像费曼先生这样的人物,是典型的左右脑均衡发展的人物,他兴趣广泛,趣味极高,在专业上又到达精深境界。然而近年来,国内教育界提出的一个问题发人深省:目前中国教育偏重左脑训练,存在着左右脑失衡的现状。
右脑的功能在创造而计算机承担的只是人左脑的工作
    1836年,戴克斯在一部著作中首次指出,左脑思维与语言机能有关系。美国的斯佩里教授通过割裂脑实验,证实了大脑不对称性的“左右脑分工理论”,并因此在1981年,荣获了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可以说,这是脑科学研究重大的里程碑,从此,左右脑的研究在世界上开始热起来。
    经美国的斯佩里和日本角田等人的研究:左脑支配右半身的神经和感觉,是理解语言的中枢,主要完成语言、逻辑、分析、代数的思考认识和行为,它是进行有条不紊的条理化思维,即逻辑思维。右脑支配左半身的神经和感觉,是没有语言中枢的哑脑,但有接受音乐的中枢,主要负责可视的、综合的、几何的、绘画的思考认识和行为,也就是负责鉴赏绘画、观赏自然风光、欣赏音乐,凭直觉观察事物,纵观全局,把握整体。归结起来,就是右脑具有类别认识能力、图形认识、空间认识、绘画认识、形象认识能力,是形象思维。
  右脑在创造性工作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美国科学家在《思维的艺术》一书中,将创造过程分为四个阶段,即准备阶段、酝酿阶段、闪光阶段和验证阶段。这其中,直觉和顿悟是创造的泉源,但是它必须经过语言的描述和逻辑的检验才具有价值。左右脑的这种协同关系是创造力的真正基础。
  人类正在进入计算机时代,计算机是人脑功能的延伸和加强,承担的恰恰是左脑的工作。因此必须改变现行教育重点,更多地注意创造性和整体思维能力的培养。
  右脑革命并不是以右脑思维代替左脑思维,而是更好地将两者结合起来,进行人类左右脑的第二次协同,充分调动起人脑潜能。
学校没有美育中国教育体制左脑训练优于右脑
  中国的教育主要是左脑教育,但右脑教育、创意思维有更重要的作用。中国人有右脑发展的先天优势———象形文字,但教育只有左脑逻辑思维,没有右脑教育。右脑教育只有靠美育。学校没有美育。幼儿园、小学是教育的最重要的阶段。幼儿园还好,一到小学就成了机械人。
  美国西北理工大学校长谢佐齐教授在中国访问时,曾经指出:中国教育非常严谨,具有十分严密的逻辑性和丰富的知识性。培养的学生,抽象思维能力比较强,显然左脑比较发达,而动手能力和表达能力相对较弱,说明缺乏右脑的训练。他带过不少中国留学生,大多数的笔试成绩非常优秀,可是解决实际问题和协作的能力就比较差了,如有的人生活自理能力很差,有的人不善于合作,有的人三分钟的即席演讲很糟糕。他认为:问题的根源就是左右脑的训练失衡。
  教育界专家们多次就素质教育改革提出建议。然而,我国教育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左脑训练强于右脑训练,这种现状改变不大。
科学家大多爱艺术艺术教育是右脑教育的最佳途径之一
  美国人很早就开始意识到右脑教育的重要性。1967年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创立《零点项目》,起因是美国与前苏联的科学技术竞争,研究对象是艺术教育。前苏联在原子弹试验上落后美国4年,但1957年11 月成功发射第一颗卫星,把美国抛在了后面。美国举国感到震惊、耻辱,各部门首先指责教育界。后来,一些教育家提出这样的观点:美国的科学教育是先进的,但艺术教育落后,即两国科技人员不同文化艺术素质导致了美国空间技术的落后。
  文学、音乐、美术三个方面,美国都不如俄罗斯,这些文化艺术背景决定了俄国人的艺术素质超过了美国人,但是否这会导致美国科学技术的落后呢?这些差距到底产生了哪些影响?这是《零点项目》要研究的问题。
   为研究这个项目,20多年来投入上亿美元, 参加工作的科学家超过百名,在哈佛大学的规模远远超过了一个课题组,甚至超过了一个系。他们在100 多个公立和私立学校做实验,有的从幼儿园起连续进行20年的追踪对比。到目前为止已出版了几十本专著、上千篇论文。他们的研究成果对美国教育的影响特别大,以至于美国国会1994年3月通过了克林顿政府提出的《2000年目标:美国教育法》,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将艺术与数学、历史、语言、自然科学并列为基础教育核心学科,即相当于我们中学的主科或大学的必修课程,引起很大反响。
  《零点项目》现任执行主席霍华德·加德纳还指出了认知的一个新理论———多元智能理论。与西方世界流行的智商(IQ)测试法相对立,加德纳教授认为人类至少具有七种以上智能。一是数理逻辑分析智能;二是语言技巧智能;三是音乐智能;四是身体运动智能;五是空间位置智能;六是人际关系智能;七是认识自己的智能。他认为全面的教育应该是开发每个人身上的这七种智能。
  李政道教授从80年代开始,每年回国两次倡导科学与艺术的结合,1993年和1995年两次在北京召开《科学与艺术研讨会》,参加者有科学家和艺术家。艺术家参加研讨会干什么呢?“画科学”。参加“画科学”的画家有黄胄、华君武、吴冠中等,李政道给每个人出一道题目,都是当代理论物理最前沿的研究领域,请艺术家们用绘画来表现。法国作家福楼拜说:“科学与艺术在山脚分手,在山顶会合。”李政道认为,下个世纪就是两者会合的顶峰。
  科学家大多是热爱艺术的。爱因斯坦说过:“这个世界可以由音乐的音符组成,也可由数学公式组成。”他常常和量子论的创始人普朗克一起演奏贝多芬的作品。钱学森会吹圆号、弹钢琴,他的名言是“科学家不是工匠,科学家的知识结构中应该有艺术,因为科学里面有美学”。
中国人获不了诺贝尔奖问题出在教育观念和教育体制
    教育界早就存在着对左右脑均衡教育的呼吁,专家们指出“应该把未来意识引入教育”。把综合性、系统性学科引入教育的过程,将使我们的素质教育培养的是具有全面智能及人格和谐的通才。
  一位研究脑开发的人士宋钺认为,在现行的学校教育体制中,如果说中小学教学还能保持较好的右脑非语言思维能力培养的话,那么随着教育纵向层次的升高,这种能力的培养是呈现递减趋势。当他们获得博士学位后,就把它几乎全部都“教育掉了”。
  曾经有一段,文化界热烈探讨过“诺贝尔”症结,问题的核心是当代中国为什么一直没有涌现出能获得诺贝尔奖的文学家或科学家?
  宋钺指出,以往国内的教育沿袭前苏联模式,忽视了东西方文化传统的差异,在教育体制中只重视了知识的灌输,忽视了能力培养,使得学生的应试能力大大强于实践能力,对创造性的发挥十分不利。更全面的教育应该是突出“以人为本”。然而我们的教育忽视了这一点。
  最后,“与其说培养了逻辑思维能力,还不如说培养了记忆力”。为什么华裔科学家都是在美国拿诺贝尔奖,杨振宁认为:“主要是教育观念、教育体制上出了问题。”
  北京某高校在对毕业生的一次调查中发现:某些班上的全5分学生,在使用单位的工作能力竟是最差的。 用人单位反映最多的问题均是非智力因素,如创造性、敬业感、人际关系等等。
  宋钺认为,要改变教育存在的问题,非一日之功,需要长期努力。而要在几年内从根本上扭转右脑教育的劣势是很困难的,关键是一定要让人们从今天起认识到这个问题。
  目前,一些年轻家长已认识到这个问题,开始了对孩子的早期艺术教育。但是,在很多人的观念中,学习艺术不是一个提高全面素养的过程,而仍然是把其当成一门“技术”。在这样的背景下,很难真正由艺术启迪孩子的创造力。
  著名科学家李政道有一句话可以精当地概括左脑与右脑、科学和艺术的关系———“科学和艺术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谁也离不开谁。”
    而对教训的深刻反思会告诉我们,要面向未来,加强我们的国际竞争力,是到了我们重视素质教育的时候了。    
    别让我们的右脑闲置
    前不久,有一本畅销书《别闹了,费曼先生》屡屡列于畅销书排行榜前列。里面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物理学家费曼是个类似老顽童的角色,他擅长各种恶作剧,擅开密码锁,擅绘画、敲桑巴鼓等等。总之,学一门精一行。他在物理学界也是了不起的角色,这与我们印象中严谨的科学家形象大相径庭。
    优秀人物智力超常的奥秘在哪儿呢?现代教育学提出一个观点,即左右脑发展均衡。而像费曼先生这样的人物,是典型的左右脑均衡发展的人物,他兴趣广泛,趣味极高,在专业上又到达精深境界。然而近年来,国内教育界提出的一个问题发人深省:目前中国教育偏重左脑训练,存在着左右脑失衡的现状。
    右脑的功能在创造而计算机承担的只是人左脑的工作
    1836年,戴克斯在一部著作中首次指出,左脑思维与语言机能有关系。美国的斯佩里教授通过割裂脑实验,证实了大脑不对称性的“左右脑分工理论”,并因此在1981年,荣获了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可以说,这是脑科学研究重大的里程碑,从此,左右脑的研究在世界上开始热起来。
    经美国的斯佩里和日本角田等人的研究:左脑支配右半身的神经和感觉,是理解语言的中枢,主要完成语言、逻辑、分析、代数的思考认识和行为,它是进行有条不紊的条理化思维,即逻辑思维。右脑支配左半身的神经和感觉,是没有语言中枢的哑脑,但有接受音乐的中枢,主要负责可视的、综合的、几何的、绘画的思考认识和行为,也就是负责鉴赏绘画、观赏自然风光、欣赏音乐,凭直觉观察事物,纵观全局,把握整体。归结起来,就是右脑具有类别认识能力、图形认识、空间认识、绘画认识、形象认识能力,是形象思维。
    右脑在创造性工作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美国科学家在《思维的艺术》一书中,将创造过程分为四个阶段,即准备阶段、酝酿阶段、闪光阶段和验证阶段。这其中,直觉和顿悟是创造的泉源,但是它必须经过语言的描述和逻辑的检验才具有价值。左右脑的这种协同关系是创造力的真正基础。
    人类正在进入计算机时代,计算机是人脑功能的延伸和加强,承担的恰恰是左脑的工作。因此必须改变现行教育重点,更多地注意创造性和整体思维能力的培养。
    右脑革命并不是以右脑思维代替左脑思维,而是更好地将两者结合起来,进行人类左右脑的第二次协同,充分调动起人脑潜能。
    学校没有美育中国教育体制左脑训练优于右脑
    中国的教育主要是左脑教育,但右脑教育、创意思维有更重要的作用。中国人有右脑发展的先天优势———象形文字,但教育只有左脑逻辑思维,没有右脑教育。右脑教育只有靠美育。学校没有美育。幼儿园、小学是教育的最重要的阶段。幼儿园还好,一到小学就成了机械人。
    美国西北理工大学校长谢佐齐教授在中国访问时,曾经指出:中国教育非常严谨,具有十分严密的逻辑性和丰富的知识性。培养的学生,抽象思维能力比较强,显然左脑比较发达,而动手能力和表达能力相对较弱,说明缺乏右脑的训练。他带过不少中国留学生,大多数的笔试成绩非常优秀,可是解决实际问题和协作的能力就比较差了,如有的人生活自理能力很差,有的人不善于合作,有的人三分钟的即席演讲很糟糕。他认为:问题的根源就是左右脑的训练失衡。
    教育界专家们多次就素质教育改革提出建议。然而,我国教育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左脑训练强于右脑训练,这种现状改变不大。
    科学家大多爱艺术艺术教育是右脑教育的最佳途径之一
    美国人很早就开始意识到右脑教育的重要性。1967年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创立《零点项目》,起因是美国与前苏联的科学技术竞争,研究对象是艺术教育。前苏联在原子弹试验上落后美国4年,但1957年11 月成功发射第一颗卫星,把美国抛在了后面。美国举国感到震惊、耻辱,各部门首先指责教育界。后来,一些教育家提出这样的观点:美国的科学教育是先进的,但艺术教育落后,即两国科技人员不同文化艺术素质导致了美国空间技术的落后。
    文学、音乐、美术三个方面,美国都不如俄罗斯,这些文化艺术背景决定了俄国人的艺术素质超过了美国人,但是否这会导致美国科学技术的落后呢?这些差距到底产生了哪些影响?这是《零点项目》要研究的问题。
    为研究这个项目,20多年来投入上亿美元,参加工作的科学家超过百名,在哈佛大学的规模远远超过了一个课题组,甚至超过了一个系。他们在100 多个公立和私立学校做实验,有的从幼儿园起连续进行20年的追踪对比。到目前为止已出版了几十本专著、上千篇论文。他们的研究成果对美国教育的影响特别大,以至于美国国会1994年3月通过了克林顿政府提出的《2000年目标:美国教育法》,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将艺术与数学、历史、语言、自然科学并列为基础教育核心学科,即相当于我们中学的主科或大学的必修课程,引起很大反响。
    《零点项目》现任执行主席霍华德·加德纳还指出了认知的一个新理论———多元智能理论。与西方世界流行的智商(IQ)测试法相对立,加德纳教授认为人类至少具有七种以上智能。一是数理逻辑分析智能;二是语言技巧智能;三是音乐智能;四是身体运动智能;五是空间位置智能;六是人际关系智能;七是认识自己的智能。他认为全面的教育应该是开发每个人身上的这七种智能。
    李政道教授从80年代开始,每年回国两次倡导科学与艺术的结合,1993年和1995年两次在北京召开《科学与艺术研讨会》,参加者有科学家和艺术家。艺术家参加研讨会干什么呢?“画科学”。参加“画科学”的画家有黄胄、华君武、吴冠中等,李政道给每个人出一道题目,都是当代理论物理最前沿的研究领域,请艺术家们用绘画来表现。法国作家福楼拜说:“科学与艺术在山脚分手,在山顶会合。”李政道认为,下个世纪就是两者会合的顶峰。
    科学家大多是热爱艺术的。爱因斯坦说过:“这个世界可以由音乐的音符组成,也可由数学公式组成。”他常常和量子论的创始人普朗克一起演奏贝多芬的作品。钱学森会吹圆号、弹钢琴,他的名言是“科学家不是工匠,科学家的知识结构中应该有艺术,因为科学里面有美学”。
    受教育越高右脑越差中国人获不了诺贝尔奖问题出在教育观念和教育体制
    教育界早就存在着对左右脑均衡教育的呼吁,专家们指出“应该把未来意识引入教育”。把综合性、系统性学科引入教育的过程,将使我们的素质教育培养的是具有全面智能及人格和谐的通才。
    一位研究脑开发的人士宋钺认为,在现行的学校教育体制中,如果说中小学教学还能保持较好的右脑非语言思维能力培养的话,那么随着教育纵向层次的升高,这种能力的培养是呈现递减趋势。当他们获得博士学位后,就把它几乎全部都“教育掉了”。
    曾经有一段,文化界热烈探讨过“诺贝尔”症结,问题的核心是当代中国为什么一直没有涌现出能获得诺贝尔奖的文学家或科学家?
    宋钺指出,以往国内的教育沿袭前苏联模式,忽视了东西方文化传统的差异,在教育体制中只重视了知识的灌输,忽视了能力培养,使得学生的应试能力大大强于实践能力,对创造性的发挥十分不利。更全面的教育应该是突出“以人为本”。然而我们的教育忽视了这一点。
    最后,“与其说培养了逻辑思维能力,还不如说培养了记忆力”。为什么华裔科学家都是在美国拿诺贝尔奖,杨振宁认为:“主要是教育观念、教育体制上出了问题。”
    北京某高校在对毕业生的一次调查中发现:某些班上的全5分学生,在使用单位的工作能力竟是最差的。用人单位反映最多的问题均是非智力因素,如创造性、敬业感、人际关系等等。
    宋钺认为,要改变教育存在的问题,非一日之功,需要长期努力。而要在几年内从根本上扭转右脑教育的劣势是很困难的,关键是一定要让人们从今天起认识到这个问题。
    目前,一些年轻家长已认识到这个问题,开始了对孩子的早期艺术教育。但是,在很多人的观念中,学习艺术不是一个提高全面素养的过程,而仍然是把其当成一门“技术”。在这样的背景下,很难真正由艺术启迪孩子的创造力。
    著名科学家李政道有一句话可以精当地概括左脑与右脑、科学和艺术的关系———“科学和艺术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谁也离不开谁。”
    而对教训的深刻反思会告诉我们,要面向未来,加强我们的国际竞争力,是到了我们重视素质教育的时候了。
 
发布人:admin
● 上一篇研究: 大学校长话美育
● 下一篇研究: 钱学森一句话让教育界羞愧
告诉好友】【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图片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研究
研究评论
{$review}
研究专题
没有专题
广告位置
热点研究
吴冠中和李政道“白首起舞”
温家宝总理参观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
江泽民主席亲笔题写书名
第二届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
钱学森之问
吴冠中在清华设"艺术与科学创新奖励基金"
全国大学校长美育论坛开幕
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暨学术研讨会
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李岚清的题词
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李岚清的题词
推荐研究
中国海瓷艺术出手不凡
奏科学技术强音谱人文艺术华章
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李岚清的题词
李政道做科盲与艺盲红娘
科学艺术手牵手
江泽民主席亲笔题写书名
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李岚清的题词
温家宝总理参观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
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暨学术研讨会
第二届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
用户中心 | 网站留言 | 看谁在线| 艺术论坛 | 网站博客 | 后台管理
www.lizhaoshun.com 电话:13573493766 中国工信部备案:鲁ICP备11033635号